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狐朋仙友 > 番外 不是爱风尘,总被前缘误

番外 不是爱风尘,总被前缘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近在书中写到壶中老鬼刘兆璘为了撮合徐少游与春妮两个,而绞尽脑汁得为雁翠儿(春妮)赎身脱籍,最后不惜以投靠入伙的方式邀请杨从循他们出手搭救。
  当然了,杨从循他们最后采用的法子……比较极端,也比较有技术含量,总之就是一般人不太能弄成功的办法。
  于是乎,有好事者言于咱:“现在网上不都流行那个什么穿越么?要是有谁动不动得穿越了,然后看中一个瓦子里的姑娘,想给人家赎身脱籍,你有没有比较好操作且花钱不多的方法啊?你干脆就在番外里写写这个吧,兴许能给小说拉点推荐票啥的。”
  你说这人都穿越了,不赶紧想着造反争霸,反而一天到晚得混在秦楼楚馆之中,这不丢穿越者的脸么?……什么?你们真给推荐票?要是写得好,还能有月票?
  咳,那个……来人啊,笔墨伺候。
  不贫了,说正经的。
  想要用最轻省的法子帮一个姑娘赎身脱籍,你首先得知道你穿越去的是哪个朝代,这才好对症下药,找到最省钱省力的法子。
  说起这秦楼楚馆,在上古时代是不存在的,直到先秦时代才首次出现。
  其始作俑者便是齐国第一贤相管仲,据《战国策·东周策》记载:“(仲)使齐桓公作宫中七市,设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佐军国”。
  从那之后,所有秦楼楚馆的从业者都拜这位管相公为祖师爷,鸨母求其庇佑发财,姑娘们则求其保佑能早些脱离火坑。
  在这一时期,从业者属自由职业,‘女闾’来去全凭自愿。据《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夫赵女郑姬,设形容,揳鸣琴,揄长袂,蹑利屣,目挑心招,出不远千里,不择老少者,奔富厚也。”
  前面都是废话,核心就是最后四个字‘奔富厚也’(奔钱儿来的)!
  等时代进入动荡不安的东周战国时,事情开始有一些变化了,这一时期出现一些非自愿的从业者。
  比如在战国时期,如何‘攻灭一国’的技术指标,主要有‘陷国都,俘名王,焚宫室,毁宗庙,收版籍,献礼乐’等等。
  用现代话翻译一下:咱要是有朝一日能把东边那个‘脚盆鸡’给办了,这领头的老鬼子要抓,拜鬼的脏庙要烧,而那些先前一直住在硬盘里的女神们,这时就可以全都登记造册,择其颜色上佳者带回来;按照功劳大小,大家你一个我两个得分一分了。
  行吧,不管这时的从业者到底是自愿还是非自愿,从春秋战国开始直到两汉结束,这一时期的解决方法都比较简单粗暴:一切全部明码标价,只要给足钱,人就是你的,没有后来赎身脱籍那些破事儿……总之一句话,有钱就行!
  此外,这一阶段对穿越者也比较友好,只要能以唇舌打动一国君主,那赚钱发财封侯拜相都是分分钟的事情,譬如苏秦等辈,可身佩六国相印,一时风光无两,堪称‘嘴炮王者键盘侠’的年代。
  还不知道该怎么操作的,咱建议你参考一下黄易老先生的《寻秦记》,比对着男主项少龙的人生轨迹,按部就班得来就行……说到这里,项兄他最后到底娶了几个绝色美女来着?记不太清了,至少五个以上!
  等时间进入放荡不羁的魏晋南北朝,事情就开始变得有点恶心了。
  比如魏国的建立者曹操,他就老喜欢惦记别人老婆,靠一句‘汝妻子我养之’横行长江以北,令人闻之色变,以至于继承魏国而建立的晋朝,打头几个皇帝基本都喜欢这调调儿。
  就以晋武帝司马炎来说,在他爹司马昭时,西蜀后帝刘禅就投降了,这使得使一大批颜色上佳的四川妹子(原刘禅的嫔妃女官)进入司马氏的后宫。
  等到司马炎消灭东吴,三家归晋,吴主孙皓投降,这孙皓后宫的五千江南佳丽也被司马炎收入后宫。
  于是乎,中国历史上有明确记载可查的最大型后宫诞生了:囊括南北佳丽近万名……就算司马炎他一天换一个,那也得排整整二十七年!
  如此之大的后宫团队,就连一向嗜好女色的司马炎也挑花了眼;所以他干脆就不挑了,天天乘一辆羊车在鳞次栉比的后宫里闲逛。
  这羊车停在谁门前,他就在谁房中过夜,这‘盐汁撒地,竹枝插户’,说得就是当时后宫女孩们争相吸引羊车的情景。
  上边有这位司马炎带头,底下的各级公卿显贵与地方上世家大族都开始疯狂抢夺民间绝色女子,充当家妓享乐。
  然而以西晋当时的财政实力,根本养不起这么大的后宫,再加上后来继承司马炎之位的惠帝司马衷性格懦弱,皇后贾南风既丑陋又善妒,就把后宫女人们全都赶出宫去了。
  说起这个贾南风,晋书上说她‘身材短小,面色乌青,下唇包上,鼻孔向天,眉间墨记’,简直不像是人类的面容。
  这到底是不是史官的丑化不得而知,但这个贾南风的智力一定堪忧。
  据说贾南风仗着娘家的实力,在外把持朝政,在内大肆蓄养面首男宠……这些倒还罢了,关键是这贾南风的妒忌之火简直太强。
  这惠帝司马衷的那些妃子,哪个怀了孕,贾南风就跑去毒打哪个,非得把人家生生打流产不可。
  话说你倒是留下一个听话好控制的啊,不然等司马衷他一命呜呼了,你这个先帝皇后不就成别人砧板上的肉了么?
  正是由于贾南风的妒忌,司马衷的几个儿子都没能成功活下来。
  等司马衷驾崩,几个有意争夺天子大权的司马氏王爷掀起‘八王之乱’,而贾南风也在这场变乱当中被赵王司马伦用毒酒鸩杀,连带着整个贾氏一族都被杀的一个不剩。
  说得有些跑题了,作为读者的你只要知道在‘八王之乱’后,西晋由盛转衰,财政收入锐减,不但皇帝后宫的编制被压缩到极致,就连下面那些世家公卿的家妓数量都有政策限制。
  比如南齐时,朝廷明文规定:‘士族子弟官位不至黄门侍郎(从二品)者,不得蓄养家妓’,而官位在黄门侍郎之上的阶层,可蓄家妓养数目也按等级有明确限制。
  这项政策直接导致中下级士族们的家妓群体瓦解,但等待这些苦命女孩的命运并非寻个好人家嫁了,而是被登入乐籍,由朝廷派官员统一管理,开始承担花捐杂税的重任。
  顺便说一句,南梁《万山见采桑人》一诗中有:“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两句,说得就是这种因所侍奉的官员倒台失势而大批女孩哭哭啼啼得进入官娼的场景。
  从此,‘青楼’这个风月场所的专用名词就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多说一句题外话,这段时期的显贵豪族普遍不拿家妓当人看,比如那个和王恺斗富的石崇,它就干了一件很缺德的事情:为了逼着前来家里做客的王导,王敦兄弟喝酒,石崇安排自己的家妓给俩兄弟端酒,人家不喝就杀这端酒女孩。
  第一杯酒没喝的王导一看石崇真的将方才给自己端酒的女孩杀了,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这第二杯酒就端起来皱着眉头喝了。
  可他堂弟王敦一直不以为意,一连端上三杯酒都一滴不碰,末了还对劝自己饮酒的王导来上一句:“它(石崇)杀自家人,与我何干?”
  (王导,王敦出身实力江南第一的王氏家族,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大士族,‘旧时王谢堂前燕’说的就是他家。这哥俩因为好修丹鼎,所以不喝酒)
  真要摊上像石崇这样残忍无情的主人,可能还是进官娼更好一些。
  好,以上是这一阶段的背景介绍。
  在这一阶段,想替一个女孩赎身脱籍,有‘文武’两条路可供君选择。
  这‘文’路易操作见效快,但缺点是要趋炎附势得跪舔那些掌权的豪族,多半不受自命狂霸酷拽炫的穿越者待见。
  那么‘文’路是什么呢?思维敏捷的同学一定能想到,那就是给那些纵情酒色的达官贵人调制红丸等各种促兴剂……如果能在穿越前获得相应知识积累,想一剂而红,简直不要太轻松。
  届时想给谁赎身脱籍,那就是几副药的事情,甚至可能将对方拍得好了,人家大手一挥,直接就送你两三个……就比如那个逮谁就跟谁夸富的石崇,如果王敦肯以喝酒为交换条件救下那个给自己端酒的女孩,估计石崇连个嗝都不打,就挥手放人了。
  既然说到盛行服用丹药的那魏晋南北朝,像‘五石散’这种级别的大杀器是绝对绕不过去的。
  根据后人考证,‘五石散’主要是将石钟乳,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紫石英等五种矿物放在乳砵石钵中,用礜石制作的药杵慢慢碾磨而成的混合粉末。
  这礜石,其实是硫砷矿石,而‘五石散’的核心原理,就是利用上述混合矿物在研磨时发生放热还原反应,将礜石中处于化合价态的砷,还原成单质砷。
  这样在服下含有少量单质砷的‘五石散’后,人体就会出现慢性砷中毒反应,具体表现为皮下毛细血管扩张,神经兴奋,男女欲望亢进等等。
  反应原理虽然简单,但‘五石散’却一点都不好配制;一旦在研磨石粉的时候,没控制好研磨速度,使还原出来的单质砷再度受热氧化,那就会变成五氧化二砷。
  这玩意儿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头,叫做砒霜!
  这就是为啥那些常嗑‘五石散’的魏晋名士,全都一个赛一个得短命……一包砒霜服下去,以当时的医疗水平,想救都没法子,登时就得升天。
  与动不动就要命的‘五石散’相比,现代那些补肾养身方子,简直就是碾压级别的仙药。再不济,你也该从电视广告中听过‘六味地黄丸’的鼎鼎大名……一盒八丸连补带养够吃四天才16块5,上哪儿找这么经济实惠的药去?
  说完文道,再说武途。
  与‘文’路相比,‘武’路的难度大见效慢,需要穿越者捏着一双拳头生生砸出一片天地来。
  但好处也很明显,‘武’路一旦成功,那就尽展男儿抱负,一时风光无限。
  颇为有意思的是,因为南北朝时期,那些世家豪族的生活普遍腐化,导致在王朝立鼎之后,这正规军队的战斗力会迅速衰退,不出三十年就变得不堪一击……穿越者要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往往能铸造出属于自己的军事神话。
  比如南梁的少年将军陈庆之,就曾率领七千府兵北渡长江直取洛阳。
  陈庆之他一路经四十七仗,下三十二城,共击破十五万北魏军队,留下‘千军万马避白袍’的传说(陈庆之好穿白袍)。
  有意思的是,陈庆之他是最符合世人心目中‘羽扇纶巾’的儒将形象。
  据史书记载,陈庆之身体文弱,既不能拉弓也不善骑马……如果这点是真的,那对想走‘武’路的穿越者真是一大利好消息,最起码不用刻苦锻炼身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