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番外三 孤城遥望冬生雪

番外三 孤城遥望冬生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狄朝迁入新京的第二年,穷冬酷寒。
  郊外小村新砌的房舍里,小灶上温着主人新酿的米酒,炉火暖融融地映在年轻的妇人脸上,让她娇艳的面孔平添几分暖意。一个扎角辫的小男娃坐在她对面的火炕上,盘着腿摇头晃脑地读着《弟子规》,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入画,为这个深寒之夜带来无尽的温馨。
  亥时,妇人照顾小男孩刚睡下,院子里就传来狗吠声。
  妇人披衣出去开门,“怎么这个点才来?酒都温两遍了。”
  她嗔怪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上前帮忙撩马车帘子。
  院门的风雪中停着一辆被车幔遮盖严实的马车,车夫正在拴马,从马车里钻出来的妇人正是墨九。
  尽管她轻装简从,可那双似乎沾染宫中繁华的绣凤靴子踏上农舍的雪泥地,还是显得有那么一点不合时宜。
  “还温酒?妍儿,每次见面你都有新的惊喜给我呢?看来你这潜力还能再挖掘挖掘,除了绣活、酿酒,说不定你还能给我造几支大口径的火铳出来!”
  宋妍抿唇一笑,不经意看一眼墨九干净的鞋,略显局促地往旁边让了让,扶紧了她的胳膊,“别逗我乐子,你脚下仔细些。雪大,这里路滑。”
  墨九侧眸调侃,“你还怕我摔跤?也不想想墨九爷是谁。”
  “是是是!墨九爷最威风!来,九爷里面请!”
  布帘轻撩,人甫一入屋,就闻到一股自酿米酒的香气,吸入鼻端,隐隐有一丝梨觞独有的熟悉香味儿。
  墨九深深吸了一口气,撩了撩男装衣袍的下摆,坐在宋妍事先准备好的藤编椅子上,不客气地斟满一杯,细细品了一瞬,夸赞不已,“妍儿这酒酿得地道,再精进一下,都要把萧家的梨花酿比下去了。若再过些年,添些火候,恐把梨觞启出来,亦不能比。”
  宋妍含笑,“你就别羞我了!那梨花酿和梨觞岂是我这等粗酒陋酿能比的?我不过是闲来无事,做来自饮自乐——”
  墨九抬眼上扬,“恐怕不是吧?”
  宋妍一时没反应过来,狐疑看她,墨九唇角一勾又忍俊不禁,“难道不是特地为了某人而酿?”
  听她此言,宋妍原本带笑的脸,莫名就尴尬起来,抬起手腕去捋耳边碎发,“胡说八道!我跟他多少年不曾联系,怎会为他酿酒……”
  “噗!”墨九笑着揽她肩膀,“真伤心,我还以为你是为我酿的呢,原来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只有他啊?”
  宋妍知道被他捉弄,一声轻嗔,“就你嘴坏,又来打趣我!”
  “不敢不敢!妍儿,你当知道,我今儿是为何而来。”墨九视线落在她拿火钳的那只白皙手腕上,慢声道:“南荣没有了,六郎却是在的。到底是血脉至亲,他也没有更多的亲人了。你是他唯一的表妹,照顾你是理所应当,你为何执意拒绝?”
  宋妍垂下头,不敢看墨九的眼。
  大狄朝从临安迁到燕京,她也从临安跟来了燕京。
  不过她没有接受萧乾和墨九为她提供的一切帮忙,全靠自己的锈品铺子赚到的银子带着宋离完成的北迁。
  因此她比墨九与萧乾晚来燕京一年,这所小农舍也不过新落成两个月。
  这是墨九第五次来游说她入宫,也是宋妍第五次拒绝。
  “墨九,从南荣朝被扫入历史尘埃里开始,我的命运就已然注定。一个前朝公主怎可再入新朝皇宫?陛下初登大宝,正需上下一心巩固江山之时,我不可为他的政事添一点瑕疵,惹人诟病。”
  “傻不傻啊?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把自己搞得这么艰难?我告诉你,萧六郎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连苏逸都敢带着人堂而皇之地入宫做他的御用和尚,你一个弱女子更是无害。即便入宫被人识得,又有哪个不怕死地敢嚼舌根?嫌命长了么?”
  “我知道。”宋妍手指狡着衣角,“可我……还有别的不情愿。”
  “还有什么?快说!”
  墨九急得想翻白眼,宋妍却不疾不徐。
  “我从小生于皇室,长于皇室,也毁于皇室。对皇室有敬畏之心,也有恐惧之情。我不喜欢皇室生活……相反,在这小村闲舍里住着,我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和孩子,倒比以前自在。墨九,我享受如今这般处境,不曾想要改变。”
  墨九凝神注视她片刻,起身为两人杯中倒满酒液,侧眸望一眼炕上酣睡的小宋离,良久才转过头正视宋妍,“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离儿的将来想一想吧?宫里有更好的先生,他可以和直直一起念书,成长,识文习武……”
  “做这些又有何意义呢?他考取功名,做了官吏,封王封爵……就可得快活么?若不为功名,读书识字明道理,我自己教她便也足矣。”
  宋妍很少抢白墨九,这些年来她变得娴静温婉,语速也往往控制在一种平淡无波的弧度里,这突如其来的尖锐,让墨九怔了一下,竟没有立马想出反驳的话。
  考取功名,封王封爵,也许是寻找百姓家最大的荣誉。
  可宋妍不那么想,这非她所愿。
  对于这么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墨九突然有些无奈,几近叹息般劝说:“离儿的人生,毕竟是他的。你是他亲娘,也不能剥夺他选择人生的权利。”
  宋妍沉默一下,“他是我儿,就得听我。”
  墨九:“……”
  在墨九的影响下,这些年宋妍的思想意识有慢慢变化,可有些根深蒂固的观念,非一朝一夕养成的,也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比如在宋妍的意识里,孩子就是她这个母亲的私有财产,她偏执的主宰了宋离的一切。她不仅自己不与完颜修相见,也简单粗暴地阻止了宋离与完颜修父子相认。
  初衷是好的,可对孩子而言,就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
  这个答案,墨九给不出,宋妍其实也不知道。
  突然冷了场,宋妍僵硬地呆坐一下,施施然起身,为墨九倒酒,“我特地给你酿的酒,不要浪费了。”
  墨九翻个白眼,“刚还说不是为我呢?”她执起酒杯,放在唇边久久不饮,眉心紧紧拧着,好一会又红又把酒杯放下,幽幽一声叹息。
  “迁了新都,这宫里是越来越冷清了。”
  宋妍看着她精致如画的眉眼间那一抹轻愁,抿了抿唇,“你若寂寞了,便时常来找我。”
  墨九轻笑,“又哪有你在宫中那么方便?”
  宋妍道:“陛下不是许你自由,哪个能束得了你?”
  她说得没错,萧乾不仅许她自由来去,更是冒着满朝文武的唇枪舌剑,许她参政之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狄皇后之尊,从古到今无人能出其右,可墨九并没有当初以为的那么快活。
  以前她认为,一旦萧乾江山在手,大权在握,这天下再没有可以束缚他们的东西了。
  “可皇权之上,也没有真正的自由。头有压着那顶凤冠,我墨九又如何做得真正的墨九?”
  听她莫名其妙的感慨,宋妍心疼地握住她的手,视线移向她平坦的小腹,“你……还是没信儿吗?”
  她知道这话问得不合时宜,可她还是问了。这些年来,若说墨九身上还有什么值得别人为她担心的,就是她的肚子了。不仅宋妍担心着,满朝文武也都盯着。大狄皇帝不设妃嫔,后宫独皇后一人,可帝后独有一个公主,半个皇子都没有,大狄江山由何人来继承?
  在临安的时候,群臣已为此事争议不断,到了燕京更是焦灼不堪,每每向皇帝进言,都被萧乾压了下来。
  这些事情他很少向墨九提及,但墨九心里都有数。从来率性而为的她,也第一次为了生儿生女之事惆怅。
  “没有。”她摇头,迎上宋妍担心的眼神,又抿嘴轻笑,浑不在意地说:“嗳,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我跟萧六郎都还年轻,身体也没什么大毛病,还愁往后没有孩子么?”
  “……”这句话墨九忽悠别人可以,忽悠宋妍可不行。
  看她不吭声,墨九苦笑一下,嗔怨地瞪她,“这么看着我做甚?我说你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信不信,本宫治你一个不敬之罪?:”
  宋妍被她故作生气的模样逗笑,“是,皇后娘娘息怒,草民再也不敢了!来,咱不提那些,只管喝酒。”
  绿蚁新焙酒,红炉小火泥。冬夜寒冷,两个人品着小酒,烤着红彤彤的炉火,闲话着家常,自有一番乐趣。约摸半个时辰,墨九就准备走了。
  “今日这样急?”宋妍为她拿门后挂着的风氅,“外面风大雪大,还让你留下陪我睡一宿呢?”
  “得了吧!我若留下,明儿萧乾早朝,我便又添一条罪状了。”墨九笑着系上风氅的丝带,“实在不想让他整日都为我擦屁股了。”
  “噗。你这嘴……又讲荤话。”
  “这哪是荤话?分明是实话。”
  “是是是,陛下兴许就爱为你擦屁股呢?”
  对墨九来说,这句话本没有什么污浊之意,可宋妍受理数影响较深,冷不丁这么一句,直觉露骨,当即低头,有些不好意思。墨九诧异地回过头去,看着她突然羞红的脸,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笑盈盈道:“小娘子学坏了啊?说,你都想到什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