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侯门夫君翻墙来 > 第425章 大结局 下

第425章 大结局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看时辰,大约到了林正轩回府的时间,紫芙按习惯去小院转了一圈,刚好看到林正轩从墙上利落翻下的身影。
  “今天就你自己?怎么不把缘儿带过来陪我玩会儿?”
  见林正轩独自一人前来,紫芙觉得有些无聊。
  林正轩每次单独见紫芙,便黏人的很,总搂着紫芙各种求安慰,求亲亲,她真是怕了。
  “我才不把臭小子带过来跟我抢媳妇,他一出现,你眼里就没有我了。”
  “二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还跟儿子争宠。”
  “如今在我眼中,唯国土与媳妇不能让步而。儿子也不行。”
  紫芙闻言简直快被气笑了。
  “你自从拿到赐婚旨意就六亲不认啦,吃准了我再跑不掉,任你拿捏是吗?”
  “夫人说笑了,我岂敢拿捏夫人。不过都住到我家隔壁了,你还能跑到哪儿去!”
  林正轩说完,便拉紫芙坐在腿上,轻揽她的肩膀,嗅着她发丝上的香气,如何亲近都嫌不够。
  若果可以,他真想明日就成亲。
  “对了,我今日过来,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林正轩边摆弄紫芙的手指边说道。
  “嗯。”紫芙只用嗓子咕哝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
  “我早就把立妾文书还给了苏语兰和徐怜儿,所以我想在成亲前,将苏语兰和徐怜儿送出府去,帮她们另寻个住处安置。左右她们现在跟我也没关系,若两人仍住在侯府里,会让人误以为她们还是我的妾室。”
  “我都不介意,你纠结什么。她们是跟你没多少关系了,可跟老夫人跟我都是亲人啊!”
  “再说侯府是庇护她们的地方,若是离了这里,你让她们去哪儿呢?苏语兰也好,徐怜儿也罢,都是在侯府的大树下才能活得安逸,她们也早就断了再嫁人的念头,若是没了宣阳侯府的庇佑,她们难免会被人欺负。”
  “而且苏语兰和徐怜儿如今将侯府打理得很好,有她们在,我俩便可以安心在朝中为官。我还要时常在外面跑,老夫人总要有人陪伴,缘儿也要有人照看才是。你知道,我志不在后宅,那些事我可做不来。”
  “再说,苏语兰、徐怜儿和我都有深厚的情谊,我不能自己活得潇洒了,就放任她们不管不顾。”
  “那你就不怕旁人说郡主本事虽大,却管不住我?其实就是个纸老虎。”
  “说说怕什么。难道你还真敢三心二意不成?若是你敢,本郡主就送你封休书,还你自由好了。盛安国的郡主招婿很难吗?”
  “夫人放心,为夫绝对不敢。我此生有你足矣!不如成亲后,我便搬到郡主府与你同住吧!还是和她们不在一个宅子里更好。左右侯府和郡主府离得这么近,我会说服母亲同意的。”
  “这敢情好。不过二爷放心,你住到我府上来,我是不会欺负你的。”
  “那为夫便提前谢谢夫人了。”
  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紫芙告诉林正轩她过两日还有个大任务,怕是暂时没空见他了。
  因为按照钟离末的行程,后天他就要返回临城了。
  在听说平川王认下紫芙这个女儿后,钟离末洋洋洒洒写了五页纸,派人快马送回临城,骂平川王这个老不羞自认风流,不讲信用。
  可想而知,等钟离末回来,这家伙必然要去平川王府闹上一番。
  昨日她回王府看平川王的时候,就见王爷正忙着盘点府中值钱的陈设,打算往库房里藏呢!
  所以等钟离末归来,她必然是要去平川王府帮忙的,以防钟离末疯得太厉害,旁人搞不定。
  两日后,紫芙一清早就去了平川王府,刚进正厅便听平川王在那里指挥下人们收拾东西。
  “快把本王的座椅也收了,搬到里面去,这可是大叶黄花梨的太师椅,宫廷名匠特意给本王打造的,一会儿可别让那混小子给本王毁了。还有这幅画和那个鸡翅木的花瓶底桌,都快点搬进内室里去。”
  平川王像小蜜蜂般忙活着,额头都渗出了薄汗。
  “父王。”
  紫芙掏出帕子走上前,帮平川王擦了擦汗水。
  “你来啦!”
  被紫芙看到自己惜财如命的样子,平川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解释道。
  “我这不是怕你三哥犯浑不讲道理嘛!父亲府上的珍藏太多,若是碰坏了哪个,岂不可惜!”
  “父亲说的是。女儿一会儿定要帮父亲劝着三哥,让他有什么火都冲着我来。”
  “诶,那可不行。他一犯浑本王都镇不住,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万一无意间被伤着了,你姑母还不得找我拼命。”
  “姑母也快到了吧!”
  “嗯,都是来帮我劝混账儿子的。钟离这小子还没等回来,就闹得我头疼。”
  将正厅附近收拾干净,紫芙陪平川王和平乐长公主边聊天边等钟离末回来。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便有下人来报说钟离末已经进了城,此时正在赶往王府的路上。
  闻言,平川王已经有些紧张了。
  紫芙见状偷笑,平川王平日在府里那般威严,怎么就被钟离末治的服服体贴呢!看来钟离末年少在王府时,没少干打砸的事,竟把心疼值钱物件的平川王都打怕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又等了一会儿,紫芙就见即便怒容也俊美非凡的钟离末奔进了府门。
  还不等他靠近正厅,紫芙赶忙迎了上去。
  “三哥,你回来啦!父亲和姑母都盼着你归家呢!舟车劳顿,快喝口茶,降降火气吧!”
  见紫芙笑意盈盈望着他走上前来,钟离末当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可他临走前,明明知会过平川王,让他帮忙看住紫芙,别被林正轩趁机抢走了。他倒好,一点忙没帮上,还替紫芙请旨,又是认女儿,又是赐婚的,让他永远没有了竞争的资格,钟离末能不生气嘛!
  “老头子,你别躲在紫芙后面。我出门前怎么跟你说的,就算她不答应当郡王妃,你也不能把她变成我亲妹妹啊!你真是太坑人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紫芙也是我疼爱的孩子啊!从前她过得辛苦,如今就求我这一件事,我怎么忍心不满足她呢!”
  平川王话音刚落,钟离末便已经作势要上前砸东西,只不过被紫芙拦了下来。
  “三哥,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不发泄出去也着实伤身。这样吧,父王那些宝贝你就别砸了,我陪你过过招,将火气散了可好?
  紫芙一口一个三哥,叫的钟离末直窝火。
  他是说过想要亲上加亲,将亲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但可不是将表哥变成亲哥啊!
  “你若是一直拦着,我就先跟你算算账。”
  钟离末回来的路上一直窝着火,此时确实需要发泄一下胸中的郁闷,知道紫芙的本事,钟离末便没有客气,直接攻了上去。
  眼看着紫芙和钟离末就在正厅前打了起来,平乐长公主急得不行,想找队护卫将两人拉开。
  可平川王却阻止了平乐长公主的动作。
  因为不过几招,平川王便看出紫芙确有应付钟离末的本事。而钟离末虽对着紫芙发泄情绪,但还是有理智的,并没有下狠手。
  两人就这样,在正厅前的空地上打了一刻钟,四处迸发的内力将周围仅存的两个茶几和椅子都震倒在地,碎裂开了。
  平川王拍拍胸口,十分庆幸将面上的家具都换成了最普通的物件,此时破了也不觉心疼。
  最后,“轰”的一声,正厅旁一棵树大部分的树冠都被钟离末劈了下来,钟离末总算喘着粗气将火都发完了。
  观不远处的紫芙,此时也是额间滴着汗水,能坚持和钟离末这种顶尖高手过招这么久而不败,实属不易。
  院子里渐渐又恢复了平静。
  可方才打斗的一幕却着实惊到了平乐长公主。
  她虽知道紫芙有些本事,却实在没想到,女子的武力也可以如此强悍。怪不得就连钟离末这样不羁的人都对紫芙动了心。
  “发泄够了?还要不要再打?”紫芙试探地问道。
  钟离末没回答,而是长舒了一口气,转身朝平川王走去。
  平川王怕他还没砸够,顿时有丝慌乱。
  可钟离末只是走到平川王和平乐长公主面前,恭敬行了一礼,道:“儿子方才和妹妹活动筋骨,不慎将父王的东西打坏了,回头我会再送些好的来赔给父王。至于接风宴就不必了,我带妹妹出去吃。今日就先走了。”
  说完,钟离末就在两人的错愕中,走到紫芙面前,一把搂过紫芙的肩头,带着她向府外走去。
  “父王这里的酒不好喝,哥带你喝好酒去。”
  看着钟离末和紫芙离开时的亲密背影,平川王和平乐长公主有些面面相觑。
  这就完了?钟离末这就认下紫芙当妹妹啦?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害的平川王白担心了那么久。
  当晚,紫芙陪钟离末喝了一晚上酒,听他诉衷肠,表达心中的不满和遗憾。
  最后紫芙将钟离末灌得不省人事,交给五湖和四海抬到楼上的房间安顿好,才潇洒离开。
  一出天福楼,紫芙便看到了在黑暗中等待的林正轩。
  “你来了,怎么不进去找我?”
  “钟离末今天心情不好,我作为赢家就不进去给他添堵了。”
  “你可真厚道。”紫芙忍不住讽刺。
  “我让你陪他喝了一晚上酒,已经够大方了。要不是看在今后他就是我舅哥的份上,换旁人我还不乐意呢!”
  林正轩说完,一副天上地下好像他最识大体最大方的模样,着实有些欠揍。
  “行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哪里让我占便宜了?你是在暗示我今晚可以翻墙去闺房中找你了吗?”
  “想得美。还没成亲,忍着!”
  两人嬉笑着,手牵着手,缓缓走在临城夜晚的街道上。
  ......
  三个月后,和风送暖春意浓,宣阳侯府和芙宁郡主府张灯结彩,共同迎接这个美好的日子。
  迎亲的吉时就快到了,此时郡主府紫芙的房里人头攒动,妙竹带着笙子和云儿挤在紫芙的屋里看着她梳妆。
  “紫芙姐姐,你今天可真美。”笙子忍不住感慨道。
  “笙子,不能瞎叫,最多只能称郡主姐姐。”周围人很多,云儿怕他说错话,赶忙教导笙子。
  “云儿,笙子是我弟弟,他爱叫什么都随他。”
  紫芙为了让云儿她们能参加自己的婚礼,提前将大叔一家接到了临城,在郡主府里已经住了十几日。
  其他人因为紫芙郡主的身份,说话多少比从前拘谨了,只有笙子还保持着淳朴活泼的一面。
  “你看,紫芙姐姐都没说什么,就你管得多。”
  “你听听,再不管管他,就要无法无天了。”
  “放心吧,笙子聪明着呢!他这个年龄还能再纯真几年,等他再长大些,你想看他撒娇耍赖都没机会了。”
  “紫芙姐姐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堂堂男子汉,什么时候撒娇耍赖过。”
  “嗯,你是男子汉,一会儿到了侯府那边,领缘儿玩的时候,笙子可要记得照顾好他哦!”
  “那是必须的,我可是他老大。”
  笙子和缘儿只见了两面,缘儿就对会上树打鸟的笙子佩服得不得了,俨然成了笙子的小跟班。
  屋里众人听笙子自豪的语气,都忍不住笑了。
  “郡主,我去问问二爷那边还有多久会过来。”佩文语气舒缓地说道。
  这些日子,佩文越发的沉静端庄,比紫芙这个正牌郡主都沉稳多了,所以如今紫芙多是带佩文在身边照顾着。
  而魏蚀负责郡主府的安全,妙竹则是负责管理整个郡主府的幕后老大。众人各司其责,在临城生活得十分惬意。
  因为成亲后,她们大多会住在临城,所以紫芙便将田地、米铺和稻花鸭生意都交给了村长一家打理。
  福泽县如今是紫芙的封地,包括白家村在内的多个村落都是紫芙的管辖范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