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情藏不住 > 第三百五十章

第三百五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贺川讲完电话又抽了一根烟才回来,程回还在等上菜,没注意他是什么表情。
  
  点了菜,等了会就上来了,速度还是很快的。
  
  程回抬头看他一眼,又看桌子上的菜,拿了筷子先夹了一块放他碗里,没其他意思,就当是感谢他这段时间对她的照顾。
  
  她还是有礼貌的,也看得到贺川对她的照顾,所以这次主动给他夹菜。
  
  但她嘴上没说什么,夹完菜立刻吃自己的,不管他。
  
  在贺川看到还是有点小别扭。
  
  不过他也感觉到了她的意思,还是好的。
  
  他挺受用,也挺喜欢。
  
  两个人安安静静吃着自己的,谁也没说话,程回低着头,专心致志吃着翻,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喝水,她就把果汁当成水在喝,喝完一杯,下一秒,贺川就拿果汁给她的杯子倒满。
  
  也就是说他一直有注意她。
  
  程回心里更是复杂了,这也太照顾她了,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他关注着,但下一秒,她觉得很有压力。
  
  这要是换做以前,她肯定会很高兴,夸张点说都要飞起了,可是现在她不是十八十九岁的年纪了,有些事,早就在漫长时光里变质。
  
  何况他们俩还经历了那么多的事。
  
  她觉得他现如今给予自己的所有感情,她无法回应,无法跟以前一样热情回应。
  
  爱是责任,更是负担。
  
  现在对她来说,就是后者。
  
  她也搞不懂为什么一直要想这件事,可能是她控制不住胡思乱想。
  
  贺川看她愣着,开玩笑说:“又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她低着头,继续吃,吃了几口,又抬头问他:“你身上的伤没什么问题了吧?”
  
  他们俩晚上也有那方面的生活,但她看不到他的后背,每次都不敢乱碰,也不知道他后背的伤怎么样了。
  
  她不问,他也不说的,别指望他会主动说他那背后的伤。
  
  “晚上看看不就知道了。”
  
  “……”
  
  贺川勾唇,“放心,晚上你想看哪里都行,我都给你看,只要你想。”
  
  她被这话吓的赶紧看看周围其他人有没有听到,他也不怕害臊,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荤段子,他不要脸她还要!
  
  看了一圈,还好还好没有人注意过来,她这才松了口气,但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警告道:“你别乱说话,菜不好吃吗?这都堵不住你的嘴。”
  
  她就是好心问一下他的伤,他倒好,又开车,真是脸皮厚,胆子也大。
  
  之前有次还想直接在车里和她那什么,简直是太嚣张了!
  
  贺川看着她的眼神愈发迷离起来,说:“再好吃的菜都没有你好吃,回回,我垂涎你,你看看你,长得多可口,一看就想欺负你,用尽方法。”
  
  “贺、川!”她咬牙切齿警告他,同时还不忘压低声音,“吃个饭你还这么多话说,你真的是……”
  
  “是什么?”
  
  色胚!
  
  老流氓!
  
  老不正经!
  
  不要脸!
  
  气死她了!
  
  贺川还挑衅她:“说呀,话别说一半又不说了。”
  
  “我就不说,你自己慢慢猜。”
  
  贺川也是无奈的笑,说:“回回,那要不要我猜猜你想说我什么?”
  
  “用不着猜,我不敢说你什么,你不吃了么?”
  
  “别转移话题,先说说,刚才你想说什么?”
  
  “说你是流氓,这样行了吗?”
  
  两个人吃完饭,贺川掏钱结账,程回先走出去等他,她吃的有点撑了,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想起了之前流掉的孩子。
  
  她脸上的表情立刻绷紧了起来,目光闪烁,心里很不是滋味,更多是内疚。
  
  她就放下手,不再摸肚子。
  
  这件事不是她不提就能忘记的,只怕是这辈子都忘不掉。
  
  她最近常常叹气,倒不是生活压力,而是对自己的未来感觉迷茫。
  
  不过想也没用,她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还是先活着,慢慢想以后。
  
  贺川付完账出来,她整好在活动肩颈,他上前问了句:“怎么了,肩膀疼?”
  
  “没有,吃饱了,活动活动,不然会长胖。”
  
  贺川说:“你胖点好,太瘦了不健康,你又不运动,家里有运动器械,你要是有空可以多运动。”
  
  “哦,好的。”她敷衍回应。
  
  程回以为要回去了,都这么晚了,但是被贺川拉着去江边吹风,车直接开到了江边,开着窗,静静的享受这片刻宁静。
  
  江对岸是高架桥,桥上闪着无数灯光,像是红色的银河,看着挺绚烂的。
  
  程回趴在车窗边,闭上眼睛吹着风,挺舒服的,虽然有点冷。
  
  贺川则伸手摸着她的头发,身体往她这边探过来,说:“要不要下去走走?消消食?”
  
  “不要了吧,太黑了,看不清。”
  
  “不是有我么?跟着我走。”
  
  “不要。”她下意识就拒绝,总觉得贺川没干好事,另有阴谋。
  
  贺川可不允许她拒绝,把她抓下了车,随后就把车门关了,直接锁了,说:“走走吧,透透气。”
  
  程回没办法,又斗不过他,就只能跟着他走走,散散心了。
  
  程回是很不情愿,她宁可在车里坐着,也不想大晚上跑江边溜达,这黑灯瞎火的,要是贺川贼心不死,又想对她做点什么,那她是真的叫天叫地都不灵,这路上也没几个人。
  
  这孤男寡女的,很容易出事。
  
  虽然他们俩又不是第一次了,但贺川这人就喜欢追寻点什么刺激,她也拦不住,所以很担心害怕。
  
  手心都吓出冷汗了。
  
  贺川浑然不知道她现在的脑子在想什么,他就是纯粹的想走走,和她走走,何况还有事想和她说的。
  
  但是越走离车越远,程回心惊胆战起来了,拽着贺川不愿意走了,“回去吧,我们回去吧,越来越黑了,那边都没路灯了,看着害怕。”
  
  “这就不走了?”
  
  “不走了,太暗了。”
  
  “没事,再走走。”
  
  “我不要,我不去了,你就算逼着我,我也不去了。”
  
  程回说到做到,她怕极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坚持要走那里面去,那边有什么东西嘛,非要过去。
  
  她这么害怕,贺川也不继续走了,但是也没有往回走,而是把她拽了过来,搂在怀里,说:“那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你有事就直说,不要搂搂抱抱了,我很紧张你知道吗?”
  
  程回就怕那种地方,她会想起不好的记忆,比如阿正差点杀了她那次,那个地方同样也是黑漆漆的,充满未知的恐惧。
  
  贺川:“别怕,不是说了么,我在。”
  
  “你在也解决不了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什么,我怕那种黑漆漆的地方,看着就恐怖,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冒出什么人来。”她说话语无伦次,声音都还跟着抖,是真的害怕。
  
  贺川忽然意识到她为什么这么害怕,于是摸了摸她的脸,她脸颊是冷的,被风吹的,他叹了口气,表示无奈,于是抱着她往光亮的地方走了走,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这才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他早就准备好的一枚婚戒。
  
  以前送过她戒指,但之后因为各种事情吵架又翻脸,那戒指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她也许也丢了,他也没计较了,无所谓,又另外准备了一枚,这次是两个人都有的,同款的。
  
  是真正意义上的婚戒。
  
  一对的。
  
  贺川先拿了戒指给她的手指戴上了,无名指,刚刚好,不大不小,尺寸合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